主页 > M梦生活 >战火遗落的那些 >

战火遗落的那些

2020-07-10 20:30

作者:宝尼

叙利亚,这个在近年来以大版面跃上国际舞台的国家,让我们见到的多半是内战带来的可怕景象,以及世界各国接连不断的挞伐与介入。但在这隆隆的战火声之下,我们是不是遗落了些什幺?《两种叙利亚》(A Tale of Two Syrias)这部纪录片便是企图把我们带回到2010年内战前的叙利亚,捡拾那些我们忽略掉的真实人民生活。藉由认识内战前夕的叙利亚,我们才得以理解现在、未来的叙利亚将以什幺方式走下去。

导演雅斯敏‧菲达出生于科威特,她的家族成员散布在中东各个国家定居,所以时常有机会到不同国家去拜访她的亲戚们。这样的成长背景,加上之后她远赴英国爱丁堡大学攻读社会人类学硕士以及视觉人类学博士,使得雅斯敏一直以来对于跨界的对话特别感兴趣。《两种叙利亚》便是她在拜访定居于叙利亚的祖母期间所拍摄出的作品。

大家如果有读过赛巴斯提安.哈夫纳(Sebastian Haffner)的《一个德国人的故事:哈夫纳1914-1933回忆录》,相信应该对于作者描绘纳粹政权崛起前的德国社会,有着相当强烈的印象。他的作品与《两种叙利亚》有着相当相似的共通点,就是从常民的生活氛围与经验来看待一个在未来即将发生的大事件。

换言之,国际情势的瞬息万变、领头大人物的尔虞我诈固然重要,民众如何因为这些变迁改变自己的思维、行动,乃至于生活方式才是他们所要关注的焦点。

两种生命轨迹

这部影片在拍摄前以及拍摄期间都没有预设任何剧本,主要的架构就是在讲述两个小人物的生命历程,一个是来自伊拉克的时尚设计师萨拉,另一位则是长年居住在偏远山区修道院里头的修士波楚。

信仰基督教的萨拉,定居于巴格达期间因为遭受激进分子冲进家里凌虐,只好以难民的身分前往叙利亚寻求庇护。波楚的生活看似非常惬意与满足,但事实上在他决定改宗为基督徒并进驻修道院的过程也是经历一番波折。原先以为到了叙利亚便可以展开自由生活的萨拉,因为无法为政府所庇护,再加上时常被恶意的人们骚扰,使得他每天都过着提心吊胆、不得安宁的生活。

波楚的修道院在一开始的时候被当地以伊斯兰信仰为主的居民所猜忌,但在他们一同为伊斯兰教的节庆而庆祝,邀请居民与游客研讨交流各自的信仰之后,波楚觉得自己在这个偏远而小小的世界中获得了自由。于是最后萨拉在联合国难民署的安排之下,飞到纽约追寻他的自由人生;至于波楚呢?在接近叙利亚内战的那个风声鹤唳的时刻,政府喝令他们不得有任何与其他宗教交流的活动,更有军队进驻修道院整日看守着他们。

战火遗落的那些

如此看来,贯穿整部片的主轴其实是一次又一次的跨界。只是这些跨界不像是我们想像有如《世界是平的》那种全球化流动的美好景象,反倒是接二连三令人心碎的结局。

离开伊拉克想在叙利亚找到一片天的萨拉,在跨越国界之后遭逢各式各样对外来者与基督徒恶意的侵扰、面临非法入境可能被遣返的恐惧,最后只得再次跨界到美国去寻梦。在修道院小小世界里生活着的波楚,虽然曾有过一段跨越不同宗教信仰、相互交流的美好时光,但最后迫于政府的力量而终告结束。

同样身为叙利亚少数的基督徒,萨拉却因为自己伊拉克国籍的身分,有着与波楚截然不同的命运。随着内战的紧迫逼人,政府选择让企图营造宗教多元交流的修道院失去声音。两种叙利亚,前者因为界线使人们走向不同的未来,后者则是以国家力量让不同的叙利亚消失于无形。一次又一次的跨界、划界以及消弭界线,让人看见叙利亚的社会氛围如何发生变化,进而影响常民的生活。

被界线阻断之后

当然,我们的视野不能只是停留在影片结束的剎那间。内战以来,大批的难民出走叙利亚,光是逃到黎巴嫩寻求庇护的就有73.9万人,更别说是那些跑到更远的地方的人群们。至于留在国内的人们呢?在界线阻断之后,他们的生活又会因为战争改变成什幺样的面貌?

事实上,国家再怎幺乱、局势再怎幺发展,最后终归要回到叙利亚人民的身上。或许,这部纪录片能够给阅听者一点点的帮助,帮助我们釐清跨界、划界对于人们会有什幺样的作用与影响,让不论是决策者或是实际有机会接触到他们的人,能够因此更贴近这些因战乱而颠沛流离的叙利亚人民。

倘若大家曾读过《忧郁的边界:一个菜鸟人类学家的行与思》,应该不难理解这些所谓的界线,其实就是一个社会中对于人群的分类与社会关係。在一般的生活中,我们或许很难发现社会文化给予我们预设的多重边界。

但叙利亚随着内战的发展,界线逐渐成为无法跨越的高墙,换种角度去思考,这反而有机会使得人们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些什幺、被限制了些什幺。如此一来,正如文章一开始导演那番话所说,我们将会对于叙利亚的未来充满信心。战火遗落下的那些,可能正是那一条条曾经无形的边界被炸落遗留下的碎片吧。

战火遗落的那些

当前阅读:战火遗落的那些

上一篇:

下一篇:

热点资讯

时尚图库

猜你喜欢

历史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