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生活化 >截击超恶胰脏癌 高危族验定基因 两近亲确诊 家人风险高7倍 >

截击超恶胰脏癌 高危族验定基因 两近亲确诊 家人风险高7倍

2020-07-10 20:48

截击超恶胰脏癌 高危族验定基因 两近亲确诊 家人风险高7倍 上升趋势——胰脏癌有按年上升的趋势,由2008年的448宗新症个案升至2016年的702宗,而根据西方国家经验,胰脏癌个案仍会进一步上升。(Eraxion@iStockphoto/明报製图)截击超恶胰脏癌 高危族验定基因 两近亲确诊 家人风险高7倍 (明报製图)截击超恶胰脏癌 高危族验定基因 两近亲确诊 家人风险高7倍 遗传因素——约10%至15%胰脏癌个案有遗传因素,现时科技已可透过验血找出问题基因,帮助医生找出对应预防和治疗方案。(Ca-ssis@iStockphoto)截击超恶胰脏癌 高危族验定基因 两近亲确诊 家人风险高7倍 (明报製图)截击超恶胰脏癌 高危族验定基因 两近亲确诊 家人风险高7倍 截击超恶胰脏癌 高危族验定基因 两近亲确诊 家人风险高7倍 截击超恶胰脏癌 高危族验定基因 两近亲确诊 家人风险高7倍 截击超恶胰脏癌 高危族验定基因 两近亲确诊 家人风险高7倍

胰脏癌是癌症杀手中的杀手,五年存活率5%至8%,为所有主要癌症中最低。大部分患者发现时已届中晚期,只有约20%的病人适合动手术作根治性切除,其余患者治疗以化疗为主。虽然近年随新药面世,患者的生存机会已有所提升,但整体而言治疗效果仍难言理想。

根据香港癌症病人资料库,胰脏癌个案有上升趋势,新症个案由2008年的448宗升至2016年的702宗,并跃升为香港第六号癌症杀手,2016年共有678人死于此病。根据西方国家的经验,胰脏癌个案未来相信仍会进一步上升,情况令人忧虑。

10%至15%个案有遗传因素

胰脏癌的具体成因不完全清楚。大部分个案为基因后天偶发突变(sporadic)引起,引致基因突变的高危因素包括:吸烟、酗酒、肥胖、缺乏运动、慢性胰脏炎等。按西方国家的研究,约10%至15%胰脏癌个案有遗传(genetic)因素,当中又可再分为两类:

1. 家族性胰脏癌

(Familial pancreatic cancer)

家族中有最少两名近亲(兄弟姊妹、父母或子女)确诊罹患胰脏癌,而本身非遗传性肿瘤综合症患者,便属家族性胰脏癌。根据统计,若有一个近亲罹患胰脏癌,其余家族成员的罹患风险会比一般人高出3至5倍;有两个近亲罹患胰脏癌,风险比常人高5至7倍;三个近亲罹患胰脏癌,风险高30倍。

2. 遗传性肿瘤综合症

(Hereditary Cancer Syndrome)

我们与生俱来拥有约3万组基因,每组基因有一对,一个从父亲遗传,一个从母亲遗传。当中小部分的基因对抑制或促进癌症形成起关键作用。遗传性肿瘤综合症患者,其抑制或促进癌症的基因带有先天缺陷(Germline mutation),也就是说在一对染色体中,其中一条基因天生便有缺陷,当人体在生长过程中,因环境或其他因素,另一条基因亦发生变异时,细胞便容易不受控制,大大增加患癌风险;而父母有缺陷的基因亦有可能传给下一代。

在众多与胰脏癌有关的遗传性肿瘤综合症,其中以遗传性乳癌与卵巢癌症候群(Hereditary breast and ovarian cancer syndrome)较为普遍。此癌症候群源自BRCA1或BRCA2基因变异,这两个基因皆属抑癌基因(Tumor-suppressor gene),负责修复损坏的DNA。因此,当BRCA基因发生缺陷,DNA受到攻击而断裂破坏后会无法正确修复,细胞内DNA损坏累积到一定程度,细胞就会发生癌变。

BRCA基因与乳癌及卵巢癌的关联,因荷李活女星安祖莲娜祖莉接受预防性双乳房切除手术而广为人知。带有BRCA基因突变的人,终其一生患上乳癌的风险高达约40%至87%,卵巢癌约16%至60%,发病年龄亦会较一般人年轻。至于胰脏癌,愈来愈多数据显示BRCA基因突变者患胰脏癌的风险亦会增加,大型研究显示患胰脏癌风险比常人高出两倍;但有别于乳癌及卵巢癌,BRCA相关的胰脏癌的发病年龄与其他胰脏癌患者无异。

及早发现或可作手术存活率较理想

如何筛查及预防胰脏癌,现时医学界仍未有确切定论,需要更多的相关研究才能制订合适指引。在最新发表、经过16年追蹤的研究报告,在高危群组中,透过筛查发现的胰脏癌一般较为早期,较多病人适合接受根治性的手术,存活率亦较理想。我们仍需要更多数据确认相关研究结果。很多权威组织亦建议高危一族定期作超声波内视镜(Endoscopic ultrasound)及磁力共振(MRI)检查,以策万全。

高危一族包括:‧家族中有最少两名近亲确诊罹患胰脏癌

‧带有先天性基因缺陷的遗传性肿瘤综合症患者:

–BRCA、PALB2:遗传性乳癌与卵巢癌症候群(Hereditary breast and ovarian cancer syndrome)

–CDKN2A:家族性非典型性多痣和黑色素瘤症候群(Familial atypical multiple mole melanoma)

–错配修补基因(Mismatch Repair genes、MMR基因) MLH1、MSH2、MSH6、PMS2:连氏综合症(Lynch syndrome),旧称遗传性非瘜肉结直肠癌症候群

–STK11:黑斑息肉症候群(Peutz-Jeghers syndrome)

–PRSS1:遗传性胰腺炎(Hereditary Pancreatitis)等

基因测试有助个人化治疗

另一方面,西方研究显示约有10%至15%的胰脏癌患者,带有先天性基因缺陷但自己未有徵状或察觉,有问题的基因有可能传给下一代。现时科技可透过血液準确测试基因,检验患者是否带有问题基因,及早识别有助作出相应措施。

治疗方面,透过血液检验能找出10%至15%带有先天性基因缺陷的胰脏癌患者。近年研究指出,找出问题基因往往能帮助医生找出对应的标靶药或免疫治疗,制订个人化的治疗。例如:BRCA基因变异者较适合用铂金类(Platinum)化疗及PARP抑製剂;错配修补基因(MMR基因)变异则较适合接受免疫治疗等等。我们仍需更大型的临牀研究证实其功效,但对于治疗选项甚少的胰脏癌患者,这无疑带来新希望。

期望在不久的将来,随更多的研究结果面世,我们能制订更有效的胰脏癌筛查及预防指引,同时透过基因测试技术为病人提供更个人化的治疗。现时大部分遗传性胰脏癌的数据均源自西方国家,期望香港在未来建立相关的数据库,以助更有效应对此癌症杀手中的杀手。

文:蒋子樑(香港大学临牀肿瘤科临牀助理教授)

编辑:梁小玲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当前阅读:截击超恶胰脏癌 高危族验定基因 两近亲确诊 家人风险高7倍

上一篇:

下一篇:

热点资讯

时尚图库

猜你喜欢

历史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