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蕙生活 >痴人和《贤者之爱》──谷崎润一郎与山田咏美 >

痴人和《贤者之爱》──谷崎润一郎与山田咏美

2020-07-25 14:24

痴人和《贤者之爱》──谷崎润一郎与山田咏美 

新井一二三

  说到谷崎润一郎,外国朋友们一般都当他是《阴翳礼讚》和《细雪》的作者,换句话说是日本传统审美学的守护神。可是,日本人对他的印象是稍微不一样的。此间所谓「大谷崎」之所以很「大」,因为他善于把通俗性主题和艺术性形式在崇高的水準上融合为纯文学佳作,而他终生拘泥的主题不外是嗜虐和恋物症。

  从一九二四年到二五年,在《大阪朝日新闻》上连载的《痴人之爱》,算是谷崎早期的代表作之一。那是日本短暂的大正摩登时代。二十八岁单身的电气工程师河合让治有一个梦想:收养年幼的女孩子而教育成合他口味的情人。果然,老天爷作美,让治在银座的酒吧相识了年仅十五岁,外貌似混血儿的奈绪美,从此开始过两个人的日子。他们之间逐渐演变成奴隶和主人一样的关係。没有错,是让治心甘情愿地沦落为奈绪美的奴隶。

  两个主角的名字让治和奈绪美,日语发音分别是George和Naomi,加上他们住在位于东京南部大森海岸的出租洋房,整部小说散发着特别洋气的氛围,可以说跟谷崎后来的作品如《阴翳礼讚》(一九三三年)、《细雪》(一九四八年)的和风世界,相差十万八千里。再说,谷崎也公开说《痴人之爱》是「私小说」,至于奈绪美的原型,则一般相信是他第一任夫人的妹妹,当时的电影明星叶山三千子。

  将近九十年以前发表的《痴人之爱》,至今在日本拥有许多读者;一说到「奈绪美」就在众多书迷的脑海中出现共同的形象。于是当二○一五年一月,山田咏美的新作《贤者之爱》问世的时候,书腰上写的「从正面挑战文豪谷崎润一郎」一句话,教大家马上领会其含义,以致争先恐后地购入一本,非得一口气读完才痛快了。

  我这辈的日本书迷,仍然清楚地记得山田咏美一九八五年以《做爱时的眼神》(ベッドタイムアイズ)一书出道时带来的冲击。那是年轻日本女孩子和美国黑人逃兵之间的爱情故事。表面上看来,两者之间只有性爱而没有灵魂交流似的,却于存在底层,意外地留下永远不会消失的烙印。二十世纪后半叶,源自美国的性革命波及,日本的年轻人经验的,往往就是像她笔下的一对主角那样的男女关係,因而作品引起了许多同代读者的强烈共鸣。

痴人和《贤者之爱》──谷崎润一郎与山田咏美

  山田咏美从一开始就善于书写乍看粗野的男女关係所内含的细腻情感。她以出道作品获得文艺赏,两年后又以《恋人才听得见的灵魂乐》得到直木赏,二○○○年则以《A2Z》获得读卖文学赏,二○○五年终于以《无法随心所欲的爱情,风味绝佳》获得了谷崎润一郎赏。另外,出道不久的一九八八年,她都写过《跪下来舔我的脚》,乃以SM俱乐部的「女皇」为主角的半自传体小说。果然,她跟谷崎的小说世界颇有重叠之处。但是,这回从正面挑战「大谷崎」,还是出乎大家预料了;毕竟「大谷崎」的名气能跟三岛由纪夫等超级大作家相比,可说属于诺贝尔奖级别的。


  山田咏美小说《贤者之爱》的男女主角是,快要四十五岁的出版社编辑真由子和刚过了二十三岁生日的直巳,而「直巳」的日文读音就是跟奈绪美一样的Naomi,使读者以为这是《痴人之爱》的翻版,交换了男女角色,而取名为《贤者之爱》。然而,真由子和直巳其实不是像让治和奈绪美那样在风化场所认识的。反之,直巳的母亲是真由子从小的朋友百合,他父亲又是真由子从小的偶像谅一。也就是说,真由子被百合夺走了谅一,后来跟他们的孩子发生关係的。难道她是为了报复情敌,才把她儿子当性爱宠物培养的吗?实际上,还包括真由子的已故父亲在内的三代五角关係里,到底谁是真正的主人?谁才是奴隶?可见,山田咏美创造出来的小说世界,比单纯色情的《痴人之爱》複杂得多。

  《贤者之爱》的封面和内页,都配着幻想怪异派漫画家丸尾末广画的绘图,给作品增添有如二十世纪少女漫画杂誌上时而出现的恐怖作品一般委婉却性感的气味。日本各家报社的书评员都给了《贤者之爱》五颗星星。也不奇怪,跟这部刁难读者的新作相比,古典作品《痴人之爱》的男性中心观点可说是傻到可爱。山田咏美出道正好三十週年的今天,至少对女性心理的掌握而言,连「大谷崎」都不是她对手了。

 (本文为《贤者之爱》推荐序)

痴人和《贤者之爱》──谷崎润一郎与山田咏美

书籍资讯

书名:《贤者之爱》 贤者の爱

作者:山田咏美

出版:大田

当前阅读:痴人和《贤者之爱》──谷崎润一郎与山田咏美

上一篇:

下一篇:

热点资讯

时尚图库

猜你喜欢

历史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