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蕙生活 >20年前《囍宴》,20年后《满月酒》;一样的母亲角色,不一样 >

20年前《囍宴》,20年后《满月酒》;一样的母亲角色,不一样

2020-06-05 05:36

20年前《囍宴》,20年后《满月酒》;一样的母亲角色,不一样

「今天真的很高兴见到大家,从剧本第一个字到现在已经五年了,在这之间发生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有好有坏,我甚至考虑过要放弃,可是却有种很奇妙的力量在我想放弃的时候支持着我。能拍这部电影,我特别要感谢亚蕾姐,有了亚蕾姐,才让这部电影能从无希望变成有希望。」

《满月酒─电影书》新书发表的现场,身兼导演、编剧与演员的郑伯昱(Barney Cheng)如此开场,对他来说,这部一度因为资金问题而无法继续的电影,就是在演员前辈也同时主演本片母亲角色的归亚蕾协助下,找到了资深製片徐立功,成功催生此片。

《满月酒》,电影描写一对分别在东方和西方背景下成长的男同志恋人,想要拥有自己的小孩的过程,他们千方百计找到适合的卵子供应者与代理孕母;每一步也都考验着东方母亲归亚蕾……。以下是《满月酒─电影书》现场导演、演员归亚蕾及 Michael Adam Hamilton 的访谈纪要:

Q:可以跟我们简单分享一下,您成为导演的心路历程吗?

郑伯昱:我小时候就对演戏、戏剧非常有兴趣,高中时也常常参加话剧、歌舞剧的表演。但我小时候并未想过将演艺圈当作是种「职业」的可能性,所以大学时我念政治,想说以后当律师,这样比较实际。不过,毕业后我就想去追求自己真正的「梦想」,于是我从加州搬去纽约、学习演戏。

2002 年我参与了某位大导演片子的试镜,很荣幸的有机会跟导演合作,且变得很熟。有次导演跟我说:「当演员也满辛苦的,你其实应该去创造自己的机会,你知道怎幺编剧、怎幺导演,你才能把自己的故事跟别人讲。」

于是我又搬回加州,研读编剧、导演一些短片,就这样,这幺多年过去,《满月酒》是我的第一部长片,就能跟这幺棒的演员合作,我觉得非常Lucky。

《满月酒》导演、编剧、演员郑伯昱

Q:在《满月酒─电影书》中收录了导演的长篇自序,文中提到身为这部片的导演兼演员,其实两种角色是有些小冲突的,可不可以请您从各个面向,向大家分享一下?

郑伯昱:我实际上有很大的一个体验是,当导演的时候,你必须跟工作人员沟通,跟美术沟通道具、颜色等等……;还要跟摄影组沟通,灯光要什幺样的感觉;要跟演员沟通这个场景要怎幺去演。沟通完以后,你要进去演,你要全部都忘记,很逼真的去演那一刻,你要从心里面演出来,不能随便乱演,不然就会不逼真;你必须投入这个角色,但一演完又要跑去monitor检查这场戏演得好不好。

对我来说,我觉得最难的就是要一直提醒我自己,绝对不能够只看「我自己」好不好看,人都是很自恋的,比如说我们照相的时候,第一个就是注意自己拍得好不好;我每一个场景都要提醒我自己,必须跟这样的心理去对抗,一定要注意戏里的每一个细节:亚蕾姐很好,Michael也很好,我也很好,灯光什幺都要很好,而不只是去注意我自己。

我觉得是最难的一个经验,可是为了电影,如果没有这幺做,电影可能就会拍得很烂,剪接的时候必须很严格地筛选每个画面,要为电影好,不能只看自己,每一个画面都要提醒我自己,作为一个导演兼演员,这是非常难的,不过一定要为电影做最好的选择与牺牲。

Q:这阵子台湾正讨论多元成家,导演以您自己的亲身经历以及拍这部片的过程,您希望能够传达出什幺讯息?

郑伯昱:我觉得家庭有很多种,有大、有小,有不同的颜色,有不同的组织,必须用「爱」这个出发点,来建立一个家庭。什幺家庭?怎幺建立?能够从爱出发,都是正面,都是好的。我们这个社会,有不同的人,我们必须celebrate(庆祝)大家是不同的,不要觉得大家的不同是不好的。

Q:《满月酒》这部作品的题材,大家很容易就联想到李安的《囍宴》,不过《囍宴》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片子。听说亚蕾姐曾表示这次在《满月酒》中饰演母亲,与二十年前的心境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想请问亚蕾姐,不晓得您是否可以简单聊一下,这次与郑导演配合的状况,或者是片中揣摩母亲内心戏的部分。

归亚蕾:大家都会把《囍宴》跟《满月酒》放在一起,但《囍宴》内容比较单一,而且是由父亲主导。六○年代比较保守,《囍宴》演起来,刚开始很难马上接受当一位同志的母亲;但到了《满月酒》,那种感觉完全没了,尤其是导演拿剧本给我的时候,他的热情、真诚、坦白,让我觉得他是个好可爱的男孩子,同时我看了他的剧本,觉得母亲这角色有很大的发挥空间。

《满月酒》不仅仅是同志电影,其实作为一个母亲,慢慢地拉拔孩子从小到大,在这过程中会有很多不同的问题,可是作为一个母亲,要学着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是逃避。饰演《满月酒》片中的母亲,当儿子告诉我他是同志的时候,我觉得我要去了解他,我不能逃避这问题,我要支持他,而且我要以很健康的心情,与他一起走入他的人生。

这部戏我花了一年半的时间跟导演相处,真的是情同母子,我很爱他。马上就要母亲节了,我想作为一个母亲,不论你碰到任何问题,我觉得我们要坚强的跟你的孩子走在一起,鼓励他、爱他,不要逃避。

Q:导演在完成剧本的过程中,其实亚蕾姐给予很多意见,参与很多讨论,在实际拍摄、编剧的过程中,是否也影响了Barney(导演)的想法?

归亚蕾:Barney 的剧本其实已经写得很好了,只是身为演员,我有个优点是,看剧本时不只是看我一个人的,因为戏一个人好是没有用的,一定要大家都好。我觉得 Barney 最大的优点是,他接受别人好的意见,一个好的导演一定要有这种胸襟;因为他希望,每一个部门都能交给他一百分的成绩,加上他自己的一百分,总平均就是一百分,像李安就是这样的导演,我跟他几次交谈以后,觉得他就是这样的导演,只要他认为是好的意见,他都会接受,真的很棒。

当前阅读:20年前《囍宴》,20年后《满月酒》;一样的母亲角色,不一样

上一篇:

下一篇:

热点资讯

时尚图库

猜你喜欢

历史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