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信息生活 >院线影评/《东京喰种》:生存或灭亡的无解习题 >

院线影评/《东京喰种》:生存或灭亡的无解习题

2020-05-29 10:24

文/费雯丽

院线影评/《东京喰种》:生存或灭亡的无解习题

如果有一天,你变成了「怪物」,必须吃人才能生存,你会为了活下去而泯灭人性?还是不愿伤人结束自己?你发现这个问题的矛盾之处了吗?因为「求生存」本就是一种人性本能,而套一句常用标语,自伤亦不能解决问题。这项两难的绝境,就是《东京喰种》设下的无解设定,也让一部看似以特效场面为主的科幻题材,提升到哲学与人性的探讨层次。

《东京喰种》改编自漫画家石田翠的同名作品,描述着在东京中,有一群「喰种」潜伏着,他们外表与常人无异,却以吃人为生,人心惶惶却无所适从。平凡大学生金木研(洼田正孝 饰)在和心仪的女孩约会时,却成为被喰种锁定的猎物,虽然在危急之际被解救了,却因为移植了喰种的器官,成为半人半喰种的存在,他无法再食用人类的食物,却开始渴望人肉。经过各种挣扎与纠结,金木研决定要活下去之后,开始在遵守着「原则」的喰种们聚集之咖啡店,学习起生存之道与自卫技巧,但即使他拼命压抑自己,却仍旧成为「正义一方」之搜查官们的猎捕对象,如何「正确」地活着、如何保护在乎的人,成为奢侈又难解的习题。

院线影评/《东京喰种》:生存或灭亡的无解习题

《东京喰种》花了几乎三分之一的篇幅,去描述金木研如何从正常人变成半人半喰种,痛苦而残忍的过程:从一开始和心仪女孩约会时的羞涩与心动,急转直下到被虐杀的性命危机;好不容易逃过一劫,却让他慢慢察觉到身体的异变;为了想证明自己是正常人,拚命疯狂地把食物塞进嘴里,却又难以下嚥而不断呕吐;歇斯底里地开始迷恋起人肉的味道,猛然回神后的自我厌恶与饥饿难耐。循序渐进却无力阻止的发展,无妄之灾,谁能逃过?而好不容易历劫归来,为何不能顺应求生意志?一个接一个的难题,让观众跟着金木研一起陷入绝望的漩涡,也让人讚叹起洼田正孝演技的渲染力。

为了生存,你吃不吃?为了活着,你杀不杀?耐人寻味的是,人们可以用惊人的毅力去忍耐自己的苦难,但常常却为了「他人」,做出意想不到的觉悟与决断。对金木研来说,关键点就是青梅竹马的好友与善良喰种的笛口母女。为了生存而杀人、吃人,对金木研来说有太多挣扎,因此他努力按耐饥饿感,但面临好友生命垂危之际,体内的「赫子」(喰种在捕食时,由体内伸出的捕食器官)却第一次觉醒过来,而亲眼目睹到搜查官对喰种的残酷捕杀、笛口母女的生离死别后,才真正意识到必须起身战斗,才能保护想要守护的东西。

院线影评/《东京喰种》:生存或灭亡的无解习题

杀戮从来就不是解方,不同的立场簇拥不同的真理,喰种中既有毫无原则的食人魔,也有但求岁月静好的无争者;搜查官以谋求人类安全为宗旨,却没有想过刀下的魂魄,也是有亲人、有血肉,会失去理智杀红眼的,当然也不只是喰种的专利。所谓的「正义」,究竟又是什幺呢?而谁可以决定他人生存的资格、抑制他人求生的本能呢?

电影中,最有魅力的角色莫过于清水富美加饰演的雾嶋董香了。比起俐落帅气的打斗场景,笔者最有印象的一幕还是她明明无法食用人类的食物,却因为不想伤了朋友的心,硬逼自己笑着吃下对方準备的便当,最后只能缩在厕所里痛苦地吐出来。看似冷漠却又温柔、战斗力强大,保护同伴的心情比任何人都强烈,为此她可以顺着喰种的「本能」,杀人不眨眼。这一点一滴渐渐构筑起董香複杂的人物设定,而当她吶喊出「我只是想回下去而已,这点哪里不对了?」如此朴质的问题,问的不仅是搜查官,更是观众。


可惜清水富美加因宗教理念而「出家」,改名为千眼美子,后来在《东京喰种》的各大宣传活动中都未出现她的蹤影。只要不危害他人、不侵犯他人权益,信仰是个人自由,姑且不论檯面下,清水富美加与教团、经纪公司的纠纷多複杂,但若她因为这部电影的内容,而感到「心灵受创」的话,那幺她也许并未看懂这部作品想要传达的理念与反思,这也是笔者觉得相当可惜之处。

结尾留个一个绝佳的位置,既作为收尾,也有拍续集的潜力,可惜作为女主角的清水富美加势必无法再演出,未来在剧情上如何做调整,也是一项待解决的问题。但无论如何,《东京喰种》仍是一部精緻而有趣的漫画改编作品,不只是看场面与特效,亦衍生出许多思考空间,毕竟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当前阅读:院线影评/《东京喰种》:生存或灭亡的无解习题

上一篇:

下一篇: